新政府五大創新 杜紫宸提建言
 
520即將來臨,工研院知識暨競爭力中心主任杜紫宸在明天將出刊的今週刊專訪中提醒新政府,想要研發軍民共用技術,雖然對民間航太業有幫助,但會有政治上副作用,研發戰機、潛艇都是燒錢,對美軍購預算能否減少也是關鍵。
 
新政府即將上台,但產業全集中五大創新,是否會對舊有產業發生排擠,杜紫宸提出建言。他說,在二○○七年開始大力發展太陽能產業,投入非常多產能,但後來油價大幅波動,再加上中國大陸大量生產,結果供過於求。現階段來說,就算有政策支持,太陽光電要發展還是得看國際市場,單靠本土需求,是沒希望的。
 
至於風力發電,杜說,現有的陸上風力發電,運轉情況並不理想,很多專家都說要發展離岸風力,但目前已有中鋼、台船、東元組成的「國家隊」自主研發。但是最大問題是,除了離岸風機系統的技術近乎是零,我國更沒有相關海事工程的經驗。所以關鍵就是引進國外技術,否則緩不濟急。他說,我國可以自己留下三分之一的發電場域,來做產業發展;剩下就發國際標,讓英國、德國、挪威來做,先來開路,這樣才能兼顧政策目標與產業發展,對走在後面的台灣團隊也有好處。
 
他強調,要發展綠能產業,我們的電網 grid 可能也要升級。台電內部曾經估計,分散式發電,要收、輸電分離計價,還要搭配儲能系統,重新設計,成本至少要一千億元。這部分的錢怎麼來,尚未看到新政府有任何著墨。
 
至發展智慧機械,這是工業4.0中的一個環節,方向上沒有問題。杜認為,新政府打算把台中產業聚落和新竹連在一起,但這兩個聚落過去沒有互動,為什麼現在會有綜效?
 
他說,智慧機械是跨領域的新產業,不是把兩個沒做過智慧機械的兩個產業連起來就成了。你不會找一群矮子找來,討論出長高的方法嘛!一樣的道理,台中精密機械要怎麼長高,拉新竹來討論,不會有結果。
 
智慧機械產業發展是個馬拉松,杜認為台灣得從高級工藝人才開始培養。如果要發展的比較快,就是引進國外跨領域的人才及技術、或是在科技大學開學程,重新設計台灣的技職教育系統,讓有實做經驗的人瞭解智能,才能紮根。
 
至在桃園要設亞洲矽谷園區,他反問為什麼是桃園?南港、新竹都比桃園好,因為創投、人才都在那些地方。桃園是工業大縣,加工廠或是上游的傳統產業很多,但絕對不是創新創業聚落。桃園有哪些條件能吸引國外的物聯網人才或資金?他認為,最實際的作法,就是把物聯網的實驗放在桃園,例如智慧家庭、交通,電網這些中型的城市計劃,用應用來帶動資源的聚集,或許是一個方向。
 
再者,國防產業從產業發展的方向和實務,都有很大的困難。杜紫宸說,「潛艇國造」我國沒聲納、無聲引擎、魚雷技術,這些技術都在瑞典、日本、以色列跟美國,我們自己做出來,要花很久的時間;如果沒有技術,做出來就是玩具或是教育機,那這是教育產業,不是國防產業。
 
杜強調,新政府想要研發軍民共用技術,雖然對民間業有也幫助,但會有政治上的副作用。美國對發展國防技術,都會很關心。以成本面來說,研發戰機、潛艇都是燒錢,但是我們對美國的軍購預算能不能減少?它有非常高的機會成本、也有敏感的政治副作用,所以這部分要較務實的去看。
 
而浩鼎案引發對生技發展疑慮,杜說,台灣過去已經投入非常多資源了,現在要開花結果很合理。但是生技是高風險、高利潤的產業,所以國外都是專業的基金去投資,一般散戶沒有這個能力;但台灣的生技公司籌資,主要的對象是散戶,這會造成很多問題。
 
他提醒新政府,若還要考慮要降低生技公司上市櫃標準則萬萬不可。新藥初期,有著嚴重的資訊不平衡,就讓他去資本市場吸金,價格炒高測試中的新藥卻失敗、散戶賠錢,這是一個很大社會不公義。另外要若修改《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把以前獎勵投資那套搬來新藥。這也讓人好奇,鼓勵研發為什麼要獨厚新藥,或獎勵投資集中在生技,對就業和分配真的有幫助嗎?新政府應說清楚。
 
杜紫宸強調,發展五大產業的資金來源是類主權基金。如果這個基金是用來分擔產業發展的風險,會對產業發展有很大的幫助; 但若立委質疑新府是否拿國家的錢圖利廠商,監察院就查不完,案子也不用做了,他主張基金一定要走向專業,像新加坡淡馬錫那樣的專業管理方式,才能有效率。不過,資源有限,投入國家資源去發展新的產業,過程中一定會對老舊的、淘汰的產業造成傷害,新政府得重新調整資源分配,才有發展的機會。
 
 
.